不良资产成硬伤 农商行夹缝中求生存

2019-08-02 13:52:02 来源:专注不良资产 作者:小专 300270还有几个板?

  导语

  随着财报季拉开帷幕,评级机构对于各银行的评级报告也陆续出炉。截止本文发稿,近期已有6家农商行被下调评级,而从下调原因来看,普遍是因为不良资产攀升、资产质量压力大

  6家农商行评级被下调

  据媒体报道,近期共有6家农商行遭遇评级下调,分别是山东郓城农商行、长春农商行、蛟河农商行、莒县农商行、河南伊川农商行、和乌当农商行。

  具体来看,中诚信国际将山东郓城农商行、河南伊川农商行的主体信用评级由AA-下调为A+,将长春农商行的主体信用等级由AA下调至AA-;新世纪资信将蛟河农商行的主体信用等级由A-调整为BBB+;东方金诚将山东莒县农商行的评级从AA-下调至A+,联合资信将乌当农商行由此前的A下调至A-

  不良资产成硬伤,农商行夹缝中求生存

  图片来源:中诚信国际评级报告

  值得注意的是,从2018年以来,短短一年多时间,蛟河农商行的主体评级已经第三次被下调。2018年7月31日,新世纪评级发布《2017年吉林蛟河农村商业银行股份有限公司二级资本债券跟踪评级报告》,将蛟河农商行的主体信用等级由A调整至A-,评级展望为负面;今年去年2月,新世纪评级就曾将蛟河农商行的主体信用等级由A+调整为A,并将其列入负面观察名单。

  下调原因:资产质量承压

  从评级下调原因来看,大多是因为银行资产质量承压。

  而资产质量下行可以从不良率和拨备覆盖率中看出一二。

  以蛟河农商行为例,2015年至2018年,蛟河农商行的不良贷款率分别为1.83%、2.09%、3.18%、4.70%,2019年1月末继续上升至4.79%,呈现连续攀升态势,资产质量下降比较明显;拨备覆盖率分别为269.58%、262.60%、180.30%、128.20%和130.05%。

  根据监管相关要求,商业银行不良率的达标线为5%,拨备覆盖率需高于120%,该行已接近该“红线”。

  评级报告中还指出,“目前该行共有36亿元应收款项类投资无法按时收回,相关款项未计提拨备,相关案件目前仍在审理过程中,款项的回收情况存在一定不确定性,同时,也反映了该行在合规及风险管理方面存在缺陷,需持续改进。”

  除此之外,河南伊川农商行从2016年到2018年,不良贷款三年间翻了两番;莒县农商行在从2016年开始不良率“节节高升”;郓城农商行2018年末不良率高达9.08%,今年上半年虽有好转但仍保持在8.53%的极高水平。

  不良资产成硬伤,农商行夹缝中求生存

  摘自中诚信评级报告,河南伊川农商行数据

  不良率曾连续7季度上升,现已破4

  从历年数据来看,不良率偏高是农商行的“通病”。

  数据显示, 截至今年一季度末,我国农商行不良贷款余额5811亿元,不良贷款率4.05%,远高于大型商业银行(1.32%)、股份制银行(1.71%)、城商行(1.88%)、民营银行(0.68%)、和外资银行(0.76%)。

  去年四个季度,农商行的不良率也平均在 3.94% 左右。

  并且,农商行不良率不仅远高于同期其他银行, 更从2016年4季度开始,连续7个季度上升。

  农商行不良为何居高不下?

  一直以来,农商行由于底子薄、风控能力差、历史包袱重,是银行体系中最薄弱的一个类别。

  农商行不良加速爆发的原因,有以下几点:

  (1)受区域受限,贷款集中度高。

  农商行客户群体以市县镇区域为主,地区分布的密集性导致贷款集中度偏高,信用风险无法分散。因此,农商行的资产质量与地方经济发展息息相关。地方经济发达的地区,农商行不良率相对较低;地方经济发展受限的地区,其资产质量也会受到较大影响。

  (2)信贷结构单一,客户群体质量一般。

  农商行的贷款主要集中于农商、建筑业、房地产业等等,信贷结构过于单一,风险高度集中。另外,农商行难以服务于大型企业,只能服务于地方中小微企业以及个人客户。

  对于中小微企业来说,自身体量小,竞争力较弱,较易受到宏观市场环境的影响。近年来,由于市场经济下行的影响,企业融资条件逐渐恶化,经营成本快速上升,发展经营遭遇困境。作为给这些中小微企业提供贷款业务的地方农商行,面临着较大的贷款回收的压力。

  (3)管理水平不高。

  农商行在约束机制和贷款管理方面力度欠缺,使得信贷资产很容易进入恶性循环:旧的不良无法收回,新的不良又在不断增加。

  (4)化解不良能力有限。

  对于化解不良,农商行操作渠道较为单一,主要是清收、诉讼、核销、打包转让等等。从实际操作来看,农商行清收不良大多是逐一追缴,面临着化解难度大、人力和时间成本较高等问题。而核销意味着银行自己承担损失,所以慎之又慎。

  (5)农商行人情关系复杂。

  农商行前身普遍都是信用社,人情关系较复杂。另外,农商行相对中大型银行层级比较少,领导权力大,也会出现更多权力滥用的现象。

  《2019中国金融不良资产市场调查报告》指出,2019年,我国商业银行不良贷款余额、不良贷款率将出现“双升”态势,未来3至5年银行业不良资产的缓慢上升将是一个大概率事件。而在整个银行业资产质量下滑的背景下,底子薄、基础差的农村商业银行尤其值得关注。如何适应新常态、抓好风险防控,是农商行接下来几年发展的重中之重。

关键词阅读:不良资产 农商行

责任编辑:申雪娇 RF13056
快来分享:
评论 已有 0 条评论
更多>> 以下为您的最近访问股
理财产品快速查询
实时热点